世界杯遗憾48:1974年海地队

作为世界上第一个独立的黑人共和国,海地自1804年独立以来,尽管政变频发,管理风格如鱼得水,但一直保持着稳步下行的发展态势。在200多年的可持续生活中,只有1970年代可以被视为海地短暂的复苏期,而这实际上只是因为当时统治海地的独裁者杜瓦利埃为了稳定他的政权,还有一副要讨好美国金主之父的样子。

1971年,年仅19岁的小杜瓦利埃接替了因糖尿病并发症去世的海地“爸爸医生”和巫毒教大祭司的父亲。他通过了海地的统治,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小杜瓦利埃大力发展人民喜爱的足球。在国家罕见的繁荣时期,海地国家队也首次闯进世界杯,在1974年世界杯预选赛中4-0击败墨西哥。

曾率领海地参加1974年世界杯的意大利主教练特雷维桑在创造历史后开始颤抖,在接受新闻媒体采访时,他部分揭露了杜瓦利埃的独裁统治。小杜瓦利埃本想用一个听话的海地人代替主教练,以便更好地管理球队,立刻就通过了自己版本的“盖世太保”通通马库特斯(海地的克里奥)。

Errish中的“食人魔王”)将Treveson顺丰快递包邮,将其驱逐出境,然后将其驱回意大利。沾沾自喜的小杜瓦利埃任命他的忠犬、前海地国脚、绝对工具安托万·塔西为名义上的主教练和事实上的总监,开始管理球队。

这支海地队的阵型大致为4-4-2,除了当时海地的主力中后卫和队长纳泽尔,他曾效力于法甲2的瓦朗谢讷。其余21名球员在当时的海地国内联赛。

作为世界杯的肚皮球队,海天队的大部分球员在足球史上都是默默无闻的,但也有一些球员留下了自己的印记。

在守门员位置上,亨利·弗兰西隆日后效力于德甲的慕尼黑1860队。在中场,塞尔吉·拉辛效力于德甲的柏林瓦克04。在前锋位置上,作为海地足球史上最伟大的球员,为海地队贡献了世界杯唯一两粒进球的伊曼纽尔·萨农未来将效力于贝尔肖特队。(比尔肖特)。此外,海地队唯一的本土白人球员菲利普-沃尔贝身穿7号球衣,出战中场,三场比赛全部出战。

小组赛首战,世界杯新晋球队海地迎战上届世界杯亚军意大利队。这场被外界视为片面的比赛,在海天队的顽强防守下,以0-0战平结束上半场。下半场比赛伊始,萨农强行破门,将佐夫的球门破门,将佐夫的国家队不失球纪录设为1142分钟。

尽管意大利人很快就打进了三球,但这场比赛的最大赢家无疑是海地人。赛后,大名鼎鼎的佐夫真诚的握手和对大名鼎鼎的萨农的祝贺也成为了世界杯历史上的名场面。

小组赛首场比赛结束后,海地主力中卫恩斯特让约瑟夫被抽中,需要进行赛后尿检。

约瑟夫在海地治疗哮喘病,这个国家对药物缺乏基础知识,医疗体系与非洲相似,但因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乱服药,尿检呈阳性,不幸成为世界杯历史上的第一次因服用违禁药物而被取缔。一个人。药检结果公布后,还在跟队训练,对药检结果一无所知的约瑟夫,被跟在队里的汤顿·马库特像拉着动物一样,拖着离开了训练场。

.被殴打后,约瑟夫被单独关押在团队下榻的喜来登酒店一间黑暗的房间里,很快被押送回海地等待他的最后命运。

前海地足球传奇人物盖廷斯(他在1950年世界杯上为英格兰队打进了美国队的进球)因亲戚反对老杜瓦利埃(终于正式宣布)而被汤顿马考特活活和死去。死),这一次惹怒了小杜瓦利埃龙岩的约瑟夫,很可能会被扔进硫酸池。想到约瑟夫的惨状,整个海天队都没有交手的意思。

担心队友约瑟夫安危和命运的海天队,在场上毫无斗志,最终0:7无缘无故失利,提前一轮小组出局。海地和波兰比赛

如果不是官员贪得无厌,斗志也同样丧失,扎伊尔队0-9负于南斯拉夫队,成为世界笑柄,海地队肯定会登上热搜。为了恢复国家形象,维护独裁统治,杜瓦利埃亲自命令被护送回国的约瑟夫打电话给海地队员报告安全,所有队员的心终于放下了。

当然,为了活下去,约瑟夫并没有透露自己是被人中枪了才说出这番话。小杜瓦利埃对约瑟夫的表现感到高兴,他绕过司法程序,很快以“损害国家形象”的罪名将约瑟夫送进监狱两年。

小组赛第三场,海地挑战阿根廷。重新燃起斗志的海地人,虽然整体实力不佳,但还是被萨农打进了一球。

本届世界杯表现出色的海地球员在得知队友约瑟夫回国后的情况后,趁机逃离了海地“噩梦共和国”。其中,不少球员宁愿在美加联赛踢球,也不愿在家里生活在恐惧之中。而被判入狱,并在狱中受到TontonMarcourt各种非人折磨的约瑟夫也很快被释放(如果约瑟夫真的走了,他将成为世界喷在LittleDuvalier身上的唾液),并前往1978年短暂的美国(更大的目的可能是向世界展示约瑟夫还活着),并小心翼翼地活到2020年。

1980年,成功赶走母亲和妹妹并赢得宫廷斗争的小杜瓦利埃也开始在独裁道路上自由奔跑。

1986年,不堪忍受的海地人崛起,推翻了小杜瓦利埃的统治,国家又开始滑落。

如今,海地已经沦为一个依靠国际援助生存并彻底躺下的“粪坑国家”。黑帮猖獗、百姓生活在土地上、官员极度腐败的残酷现实,已经无法帮助海地足球再次晋级世界杯。

不乏足球天赋的海地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出生于海地的加拿大队乔纳森·戴维和法国队金·彭贝(母亲是海地人)在世界杯上大放异彩,而自己的国家却是一筹莫展。绝望和迷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